首页 - 南京房产 - 明清知识分子如何社交?103010带给你不一样的理解

明清知识分子如何社交?103010带给你不一样的理解

发布时间:2022-07-14  分类: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3414

近日,广西师范出版社出版新书《结社的艺术》。该书是明清士人群体研究的一个突破。这本书突破了以往的相关研究成果,将改变学者对社会活动的认识,尤其是对16-18世纪东亚知识分子的认识。以往对文人社藏书的研究多集中在晚明江南。本书全面论述了明清时期各地区以科举为主但延伸到经典阐释的诗社、文社、制艺文社,并将讨论的区域从中国延伸到日本、越南,改写了以往对16-18世纪东亚学术思想史的认识。该书结合文史等不同领域的学者,研究明清士人的各类社会活动,重点关注社会活动、城市空间、地方家庭、身份/阶级等。并从社会、宗族、空间、文学、意识形态、医学等多个方面进行探索。展现了明清士人日常生活和学术活动的多样性,以及复杂的社会网络关系。同时也研究了18世纪日本和越南的文人藏书,有助于深化东亚视角下的明清思想史、文化史和社会史研究。此外,书中呈现的跨界交接、多元学习等现象,也为今后的学术运作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作者简介:张艺曦,台湾省立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师从王范森先生,现任阳明交通大学(新竹)人文社会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明清思想文化史、地方史、家族史,作者为《结社的艺术:16—18世纪东亚世界的文人社集》 《阳明学的乡里实践:以明中晚期江西吉水、安福两县为例》。书评:以往对文人社藏书的研究多集中在明末江南。本书突破了以往所有的相关研究成果,全面论述了明清时期各地区的诗歌社团和文学社团,以及以科举考试为主但延伸到经典阐释的艺术制作文学社团。除了学术、思想和文学研究之外,这些文章还进一步讨论了联谊会与地方家庭、联谊会与身份/阶级、联谊会与书法、医学等主题。从社会史和文化史的角度。并将讨论范围从中国扩大到日本和越南。这些视野新颖、成果丰硕的研究,彻底改写了我们过去对16-18世纪东亚学术思想史的认识,是研究明清思想的必读著作。3354李晓彤(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学术委员)本书结合文史等不同领域的学者,研究明清士人的各种社会活动,从政治、社会、宗族、空间、文学、思想、医学、宗教等多个方面进行探讨。展现了明清士人日常生活和学术活动的多元性,以及复杂的社会网络关系。这本书的内容不仅丰富了我们对明清士人群体的认识,也对我们现代学术学科和专业的狭隘性提出了挑战。3354吕妙芬(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这本书是学术界对文人社会藏书最新、最全面的研究。指出明中叶以后,社会募捐几乎成为知识分子的全国性运动,既与地方家庭相结合,又跨越不同的城市网络,反映了当时的士风的变化,影响了地方和中央的政局;汉字的流行不仅影响到医疗从业者等其他职业,也影响到东亚的汉字文化圈,比如日本、越南的风气。3354吴(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以「协会」为主题,邀请各领域研究专家,发挥学术优势,进行焦点讨论,是一种有效的交流方式 3354左东玲(首都师范大学资深教授、教育部特聘教授、长江学者)章节试读都市舞台:明末南京的都市游憩与文学群落。明末南京城的确是一个具有独特历史意义的社会舞台,士人在这里热情地开展着各种社会活动:文学、酒宴频繁举行,士人之间的集会、结社活动也如火如荼。热烈的社交活动激发了学者们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在晚明这个动荡的时代,各种此起彼伏的政治军事,往往成为社会争议的话题,甚至聚集了一个特定的政治阵营。这样,朝廷的政治斗争延伸到了城市生活,作为经济文化重心的南京,原本就是一个名义上的首都。在这种场合,它成了激烈的学者们舆论交锋的重要基地,也是他们个人生活的大舞台。3354编者按一般谈及南京文艺活动的发展,常引用钱(1582-1664)的判断,说钱对弘治、初年南京文艺活动盛况的表述颇为笼统,但难免表述过于正式。事实上,在弘治和郑德之前,南京的社会活动就有很多例子。专门记录南京历史人物的司马台(约149南京娱2-1563) 《孤寂的山城:悠悠百年金瓜石》说:“我的家乡虽名为都城,却远离枢纽。你若在这里做官,就可以把事情简单化,有更多的闲暇,你就会喜欢唱歌了。”天顺中年间,翰林学士吉水人许公,着手建立诗社,选拔能在家乡作诗的诗人,如何公确、王、邵以澄等十人结伴而行,名曰“南诗社”。转型时期,翰林学士周谟与沈公祥、任公彦昌、金等12位翰林学士进行了一次名为“擎天雅会”的旅行。德初,户部侍郎海陵柴会市场继续向民众进贡,并与使者刘、石公茂、谢公成等十人同行,封号“秣陵印社”。三夫皆识海,字诗皆高,可交士。学者也是阿谀奉承一大堆,近如昆机。每一次,大家都擦擦眼睛,擦擦耳朵,这叫胜利。这就点出了南京城的特点和文艺条件:这座城市虽然号称首都,但实际上却远离权力的核心,处于权力管理的边缘。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北京官员”。官衔挺高的,但大部分几乎都是闲散的,很难做什么事,事情简单自由。也正是在这种形势下,这些清高的官员,无所事事,闲暇时间很多,大多以写诗为娱乐。这是南京文艺发展的特色。这些权力轻的高官,往往成为文艺社团的发起者。因为南京文学社的活动很早就开始了,在天顺年间就出现了。值得注意的的是,此处倡导社集活动者,都非泛泛之辈,天顺时组成南都吟社的周叙,与成化年间组成清恬雅会之周宏谟,都是翰林出身,正德时秣陵吟社之首脑储巏,则在乡试与会试中都是第一名。他们可说都是科举胜利者,且表现最优,是科举制度下,被认定最为能文之士。他们本来应该在宫廷之中占据最佳写作地位、文为天下表率的人——翰林本职固当如此,只是他们屈处南都,未能在堂庙之上,写作昭示天下的堂皇之文,领袖天下文风——所谓“海内文宗”。他们“怀才不遇”下,唯有另寻渠道发落其才气,以“下交诸士人”的方式,实践“文宗”之志向。南京社集活动的开始,出于翰林提倡,事或有偶然之处,却也有必然之理。事实上,南都的六部官员,往往官品高而权轻事少,这些清高多闲的官员,往往也就成为文艺活动的主要成员,积极借诸文艺活动以自显,实属常态。也就是说,南京的社集活动中,那些来来去去的六部官员,是其中相当重要的成员。他们对南京的知识交流与文艺社交的发展,都有相当重要的作用。除了在天顺、成化年间首开风气,在日后的社集活动中,他们往往也多有参与,乃至成为其中要角。《四友斋丛说》中尝记:“孙季泉转南宗伯,赵大周先生曰:‘季泉留心于诗,此来当必与君结社矣。’后季泉至,果时相酬唱,又以孙王唱和集命某作序,极为相知。”可见这些任职南京之官员,多有文艺之好,而有此好者,入南都则有社集,已成必然之理。实则活跃于南京之文人,亦多有此类官员,例如:所谓“金陵四家”中的第四人就是弘治年间来南京任户部主事的朱应登(1477—1526),他就职后积极参与当地文艺活动,因此与顾璘(1476—1545)等人齐名并列。嘉靖时期知名文人蔡羽(?—1541)、何良俊(1506—1573)都任职翰林孔目而活跃于南京文艺圈。文坛领袖王世贞(1526—1590)、边贡(1476—1532)、王慎中(1509—1559)、钟惺(1574—1624)则为南京六部官员而在此交会各方文人。万历时期南京文坛领袖曹学佺(1574—1646),也因任职南京而积极推动文艺社集,将南京文艺推至极盛。凡此略可概见,南京文艺社集的发展,乃与其特殊的政治地位有关,位高权轻的“京官”乃属其中要角。因此,南京社集活动之开始出于南都翰林,殊非偶然。而这批南都“京官”在往后的历史中,依然是南京士人社集活动的重要成员。天顺年间的南都吟社与成化时的清恬雅会,固可说是南都社集的滥觞,然此社集活动之发起,个人因素仍居主因。两位翰林爱好文艺、乐于交游,使之得以开风气之先。实则在此时期,全国之文艺风气犹然未兴,而城市社交生活也还不发达,甚且,这段时间南京城还在迁都后的大萧条时期,所以天顺至成化年间的社集活动,与其将之视为南京文艺风尚已趋勃兴,毋宁说是个人兴趣点燃的星星火光。或许正由于此,钱谦益在叙述金陵社集发展时,并未将此时期活动列入其中,这恐怕不是受限所知,而是刻意略过,盖此举不足以作为南京社集之源流或文学传统之肇兴。事实上,有关南都吟社与清恬雅会的活动,也殊少见诸相关记载,可以说有关南京的文学叙事中,这只是一段有些偶然的史前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