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玄奘寺负责人传真六家公司 曾自曝与南京多名落马官员有交情

玄奘寺负责人传真六家公司 曾自曝与南京多名落马官员有交情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南京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9563

2015年,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法克斯讲述了他与南京多位官员接触的故事。传真显示,他的朋友圈有6万人,聊天群有400多个。因为九华山的亮化方案,他曾向原南京市委副书记、江苏省市长季建业提出方案。这份传真向媒体回忆了他与季建业的交往,称最后一次见到季建业,在市政府门口给了他一个“晋升”(鞋拔)作为纪念。第二天得知季建业落马。官方通报称,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7月22日下午,南京公布南京玄奘寺事件处理情况。玄奘寺主要负责人的传真被更换,玄武区民族宗教局、南京市民族宗教局多名负责人被处理。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与传真有关联的公司有6家,涉及养老、旅游、文化传媒、寺庙管理等领域。在此之前,传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与南京多名落马官员有过交情,包括原南京市委副书记、江苏省市长季建业。7月22日,南京玄奘寺负责人的传真被更换。图/南京发布曾因拍摄抗日电影而出名。7月22日下午,随着南京玄奘寺日本战犯牌位事件持续发酵,南京发布《关于玄奘寺供奉牌位事件有关人员的处理情况》。通报称,已通过传真责成宣武区民族宗教局更换玄奘寺主要负责人(俗名李一江);玄奘寺被责令停止日常活动,随即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整改。责成宣武区委按程序免去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媛媛职务。对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苏玉红进行诫勉谈话。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季芹被停职检查。下一步,纪检监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将对相关单位和人员进一步调查,依纪依规进行处理。公开资料显示。传真大师,本名郑弘,俗名李一江,安徽颍上人。1987年在南京栖霞寺出家,现为南京溧水玄奘寺、无相寺主持。同时传真上还有南京娱乐圈的头衔,如南京CPPCC委员、江苏省佛教协会理事、南京市青年联合会常委、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等。7月22日,南京玄奘寺被整治。来源/上游新闻记者石婷婷2019年,传真(李一江)还登上了安徽颍上县文化名人名单。尚贤在官方平台上介绍,19岁的李毅高中毕业两年后,会选择去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学习。1987年在南京栖霞山剃度出家。作为本寺为数不多的高中学历弟子,师父特别喜欢这个有教养的弟子,给他传真了一个法名。fax最出名的一次亮相是在2004年,他一个人筹集了800万元。作为主要制片人和编剧,参与了电影《栖霞寺1937》的拍摄。影片讲述了南京市栖霞寺僧人在南京沦陷前后的1937年底至1938年初,带领僧人自发设立难民收容所,不顾日军的压力和打击,保护了两万多名难民。此外,法克斯还是电影《三藏塔1942》的制片人,这部电影讲述了日军侵华期间南京人民保护文物的故事。两部电影上映后,法克斯也被称为中国第一个创作电影的和尚。随着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事件的持续发酵,传真拍摄事件再次被提及。有网友说:“曾经拍过抗日电影的主创人员,却在寺庙里供奉战犯,应该严查。”工商注册信息显示,fax与6家公司关联。来源/田燕查公司名下有6家关联公司tha 法克斯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出资40万元,占股80%,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该公司曾控股南京三藏精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传真为实际控制人,但其营业执照已于2008年被吊销。除了与上述两家公司的关系,他还以99%和100%的股份成为南京慈源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和南京真爱圣地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两家公司注册资产分别为300万元和100万元,主要从事养老服务、会议服务、日用品销售和旅游服务。此外,2009年,Fax注册了南京诚之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陈钠文化传播分公司,主要从事商务服务,但已于2021年7月注销。另一家涉传真公司,位于安徽省颍上县,名为安徽省颍上县大河湾粮油食品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农副食品加工业的企业。企业注册资本500万元,是安徽省同行的83%以上。实收资本500万元,传真给公司监事。通过对这六家传真相关公司的梳理,可以发现目前有三家传真控制的公司。作为大股东,如果注册资本实缴,实际出资额达到440万元。多位南京官员表示,法克斯在南京颇有名气,与他接触后发现他更像一个商人。南京玄奘寺供奉的日本战犯牌位。来源/网络曾透露与多名官员的交情。2014年,传真因栖霞寺墨宝事件进入公众视野。据媒体报道,2014年有传真举报称,30多年前当代草圣林散之赠送给南京栖霞寺的阿莫宝在京某拍卖会上以644万元成交,原因是多次举报后未能发微信求助。经官方核实,此次拍卖的是林散之的另一幅作品,不存在盗版。失窃事件尘埃落定,但公众对传真的关注并未降温。他还因为“我在北京很受欢迎,因为我是北京的和尚,北京以外的官员”的言论而备受争议。但传真并没有因此而“匿名”,而是继续高调展示其官方朋友圈。2015年,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法克斯讲述了他与南京多位官员接触的故事。传真显示,他的朋友圈有6万人,聊天群有400多个。因为九华山的灯光方案,他曾经跟季建业提过一个方案。“那天他对我的计划非常满意,还有市建委。的玄武湖亮化方案一对比,他就把市建委的领导批了一顿。他说你看你怎么搞的,还不如一个和尚做的,你看人家的效果图多好,结果当时这位领导非常难堪,一声不吭。”传真曾向媒体回忆与季建业的交往时称,最后一次见季建业,他曾在市政府门口送了个“提拔”(鞋拔)给他做纪念品。第二天便得知季建业落马。官方报道显示,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玄奘寺传真法师。图片来源/网络传真还提到,首先跟领导打交道,然后才跟秘书打交道,南京市玄武区原区委副书记、区长傅成就是其中之一。传真称傅成曾是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武龙的秘书,他通过王武龙认识了傅成。傅成调任玄武区区长职务后,传真曾找过傅成批钱,第一次傅成并未接待他,第二次却向他表达了人生的无奈,并表示可以为传真批2万元钱。当传真去拿钱时得知,傅成已落马,传真将他与傅成的交谈,称为“出事前的征兆”。在传真的落马官员朋友圈里,除了季建业、傅成、王武龙外,他与落马的江苏省原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南京市委常委、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也有交情。传真曾向媒体表示:“我常常跟来聊天的官员说,做官啊,第一有文化没文化要学会听话;第二,得过且过太阳出来暖和;第三有一些矛盾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实际上对于传真与多名官员交往过密的情形,在南京宗教及官场一直颇受争议,近年来,传真也很少再高调出境。7月22日,针对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及其公司经营情况,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联系传真,但均未得到回应。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