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资讯 - 南京吴阿萍供奉的美国女子 其实是救了几万中国人的恩人

南京吴阿萍供奉的美国女子 其实是救了几万中国人的恩人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南京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9113

中国星光原创内容作者:中国星光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南京神庙供奉日本战犯。全网皆知,祭拜者是一个叫“吴阿平”的人。这个人是谁?现在还在追查。除了几名日本战犯,吴阿平还向一名美国女性敬献了牌位。她的中文名字叫华群,是保护中国人民的恩人!华群,本名明妮魏特琳,是美国传教士。他于1886年出生在美国伊利诺伊州。26岁加入海外基督教传教会,被派往中国传教。怀着拯救世界的信念,来到中国后,她对古老的中华文明充满了好奇,对深陷苦难的中国人民充满了同情。她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华群,顾名思义,一个华人社区。也许从那时起,她就把自己当成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员,她的人生和这个古老国度的命运融为一体。在中国六年的传教生活后,华群对中国落后的女性教育深感忧虑。她希望那些还受困于传统的女性能过上精彩自由的生活。于是1919年,华群来到南京,在中国第一所女子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负责教务。虽然是金发碧眼的外地人,但华群以其温柔善良的性格很快融入了金陵女校这个大家庭。她与学校的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跨越了国界,只因有一颗同样善良的心。为了帮助更多在中国苦苦挣扎的穷人,她号召一些外国人一起捐款,为女子学校捐款捐物,帮助邻里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学。她同情南京这座城市和这里挣扎的人们。她已经爱上了它,但是这个她深爱的城市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1937年七七事变后,侵华战争迅速蔓延到南京。12月份,情况已经很紧急了,一批批外教撤离。美国大使馆发出了最后警告:“如果你不撤离,我们将无法保证你今后的生命安全。”华群已经三次拒绝离开南京,也拒绝了这最后一次机会。她成了临时校长,留下来保护女校和这里的妇女儿童!她写道,“这个时候我不能离开中国。这也是我的使命,就像在危机中,男人不该弃船,女人不该弃子。”她竭尽全力保护女校,在草坪上铺了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让日本飞机不会轰炸这里;我去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拿到了大使出具的证明金陵女校是美国教会学校的文件,还拿到了日本大使馆发布的禁止士兵进入女校的公告,让日军不敢轻易插手;她还加入了以德国人拉贝为首的南京保安国际委员会,成为红十字会成员。她竭尽所能,以为可以庇护女校里的中国人,但她觉得一切都太简单了。日军占领南京后,在松井石根和第六师团团长谷寿夫的指挥下,(吴阿平崇拜的两兽)开始了为期六周的恐怖屠杀,曾经阳光明媚的南京变成了人间炼狱。妇女们非常害怕,她们跑到女子学校寻求庇护。为了更好地保护妇女和儿童,这里没有男人。然而,尽管华群在学校四周张贴了美国大使馆和日本大使馆“禁止日本士兵进入”的公告,野蛮的日军仍对这里的年轻女性虎视眈眈。他们从学校围墙爬进校园,抓了一个女的,开始欺负。华群一边组织教职工在校园巡逻,一边邀请“国际安全区”的外籍男子轮流守夜。她在逃亡,要么守在大门口,阻止试图强行进入学校的日本人,要么冲到学校墙边赶走偷偷爬墙的日本人,要么从日本人手中夺回中国妇女。她废寝忘食,拼命阻止日本兵在这里奸淫掳掠。 日本兵对她的阻拦怒不可遏,多次手持沾满鲜血的刺刀,对准她的胸口,破口大骂,并狠狠扇她耳光。在那个黑暗的日子里,华群把日本侵略者犯下的种种暴行都写在日记里,希望有一天正义能审判这些罪恶!她在日记中写道:“大部分时间,我就像一个警卫,守着前门,或者被叫去处理其他问题,跑到学校其他地方去处理一群群进入校园的日本兵。”“一辆载有8-10名妇女的汽车今晚从我们身边经过。当汽车经过时,他们大喊“救命,救命”。街上和山下不时传来的枪声让我意识到,有一些人遭受了被枪击的悲惨命运……”“许多疲惫和惊恐的妇女来说,她们度过了一个可怕的夜晚。日本士兵不断拜访他们的家。从12岁的女孩到60岁的妇女都被强奸,她们的丈夫被迫离开卧室,怀孕的妻子被刺刀剖开。”“我不知道今天有多少无辜而勤劳的农民和工人被杀害。今晚我们将照顾4000多名妇女和儿童。我不知道在这种压力下我们还能坚持多久,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在这样的恐怖阴云下,华群冒着生命危险,在一所能容纳2000多人的女校里,收留了1万多名中国妇女儿童。她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和恩人。她被誉为南京的“女神菩萨、守护神”,是中国难民的一线希望。一位中国老太太曾回忆说,她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避难时,“有一天,我去拿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什么都没有了。华老师把她的粥给了我.她对我说:‘别担心,日本会失败,中国不会亡国。’“还有一个戴着日本国旗臂章的中国小男孩,来到金陵女校寻求庇护。华群摘下臂章告诉他:“你不用戴太阳旗,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没有死!你要记住你是哪年哪月戴的这个东西,千万不能忘记!"她在日记中写道:"从军事角度看,占领南京可能被视为日军的胜利,但从道德角度看,这是日本民族的失败和耻辱。“在庇护女校的同时,华群还组织大家为前线的伤残军人缝制冬季棉衣,这是她和女校在抗日战场上不顾生命危险给予他们的温暖。但形势越来越紧张,日军开始对每个人进行户籍登记,以便找出隐藏在他们中间的游击抗日战士,发现可疑就立即枪毙。为了保护这些抗日英雄,华群号召女校难民挺身而出,认领他们为家人。冒着极大的危险,他们救了许多抗日战士。华群在日记中写道:“我永远忘不了女人们是多么担心地看着男人,办理登记手续。",并且有多勇敢地为‘丈夫和儿子’求情。”她带着女校,化作一团巾帼的光,更书写了一段,令人不忍卒读的千古悲鸣!在屠戮和奸掠中,几近疯狂的日军,已经顾不得华群美国人的身份,他们看向金陵女校猩红邪恶的眼神,已经开始计划要把这里,制造成“享乐的花园”。日本军官切断了她和外界的联系,把她“请”来喝茶,威胁她,若是自愿交出100个女子,日军便不会再骚扰剩下的妇女难民。华群悲愤地瞪大了双眼,她恨不得和这个日本禽兽拼命!从她留在这座城开始,她早已抱定必死的决心,若是能拼着一死保护所有人,她便一死了之!可是她若是死了,谁来保护身后那数万名妇女儿童?她们只会过得生不如死,她可以堵住日军的枪眼,可会有更多的枪口对准她身后的那些人!她们会被日寇拉着下地狱!这个国家的苦难,这座城市的苦难,这里所有被她庇护过的人的苦难,太过沉重了,这样沉重的担子,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背负起的......整个金陵女校没有男人,没有士兵,只有一个她苦苦支撑了这么久,可如今日军将她逼到了绝境,要么交出100个女人,要么这里所有的女性都要被蹂躏摧残。100个人的命运和几万人的命运,在她心里形成了沉重的负担。没有办法了,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她只能最后祈求,这些被选中的女子,一定要出于自愿。很长时间后,日军先带走了21名女子,这些女子大部分是出自风尘,她们来到金陵女校避难,为了保护那些清白的女学生,她们牺牲了自己......商女也知亡国恨,身怀赴死之决心。大家都明白,去到日军那个虎狼之穴,将会受到怎样的凌辱和对待,可国仇家恨面前,她们选择了义无反顾,结果被大量日军折磨至死......这样的屈辱被华群写进了日记,她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悲哀这些女子的凄惨遭遇!多年之后,华群日记被公开,日军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带走的21名风尘女子,就是《金陵十三钗》的人物原型。《金陵十三钗》这部电影,让人不忍再看第二遍。而真实的情况,远比电影中更加惨烈残酷。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大概有8万名妇女被奸污,如此屈辱的过去,我们岂能轻易忘记?岂敢轻谈原谅?!而庇护数万中国人,揭露这一切暗的华群,1938年,国民政府授予她“采玉大勋章”,象征国民政府的最高荣誉。可是,因为长久生活在恐怖环境和惨烈屠杀中,她的精神无比压抑,又因为自己没能保护好所有人,而深感自责,巨大的精神负担,让她不堪重负,那些悲惨苦难已经成为她的记忆,揉进她的灵魂,压的她透不过气来。1940年4月14日,身心受到巨大伤害的华群,写下了人生最后一篇日记:“我快要筋疲力尽了,以前虽然工作进展缓慢,但还能有步骤地制定方案,而现在连这些也做不到了,双手也不听使唤了。”她精神恍惚,已经无法工作,甚至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月后,美国接回了她治疗。可是长久的压抑和自责,早已经压垮了她的神经,回到美国短短一年后,因精神抑郁华群打开了家里的煤气灶......在遗书中,她写道:“如果能再生一次,还是要为中国人服务,中国是我的家。”她的墓碑上用英文刻着“明妮·魏特琳,到中国去的传教士”,而在墓碑的最醒目的地方刻的,是四个中国汉字“金陵永生”。华群,一位心怀正义和勇气的国际友人。在南京大屠杀中,她抱着必死的信念,张开臂膀,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数万中国人!也是她写下的日记,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对中国妇女犯下的兽行,这份含着血泪的巨大屈辱,这道痛彻心扉的民族伤痕,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而这个可恶的吴啊萍,竟然将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恶贯满盈的日军战犯,和善良正义的恩人华群供在一起,其居心恶毒,是对我国民族情感,和家国尊严的严重伤害,是对我们民族感情的公然挑衅!今天,守护中国人的国际友人华群,中华会世世代代铭记她的恩情,而伤害民族感情的败类吴啊萍 ,必当一查到底,严惩不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