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经济 - 当张纯如收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信息时 他把钱给幸存者 并且经常一天工作15个小时

当张纯如收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信息时 他把钱给幸存者 并且经常一天工作15个小时

发布时间:2022-07-28  分类:南京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9895

199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60周年,一本名为《南京大屠杀》的书在美国出版。这是一本非小说类的书,根据作者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遗址的采访,1937年留在南京的外国传教士、大学教授、医生和商人的日记,外交文件,以及当年参与暴行的日本士兵写的日记。这本书的作者是中国女作家张纯如。《103010》一书一经出版,在美国引起强烈反响,成为各大报纸和媒体刊登的内容。销量喜人,已重印十余次,在南京全球销售信息约100万份。凭借这本书,张纯如成为媒体报道的宠儿。她是第二位进入《南京大屠杀》榜单前十的华裔美国作家。当时她才29岁,成为美国畅销书排行榜上最年轻的作家。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但如果你没有强大的实力,名气就像流星,转瞬即逝。张纯如的名气是靠她扎实的能力赢得的。她有着极高的天赋和对写作不同寻常的热爱和执着。1968年3月28日,张纯如出生在美国新泽西普林斯顿的一个中国家庭。她的父亲张绍金和母亲张莹莹都毕业于台湾省立大学,然后移居美国。他们都是哈佛博士,在大学工作,分别是物理学家和微生物学家。在良好的家庭氛围中,张纯如喜欢阅读和写作作文、诗歌、小说等。从小,而且经常在学区获奖。12岁时,她参加了一个青年作家大会,并作为学区代表上台领奖。从那时起,她就有了成为作家的强烈想法。上中学的时候,她发现学校有一本近几年停刊的杂志《纽约时报》。为了让这本杂志再次出版,她请老师提供资助,叫作者为杂志写稿,等等。经过一年的忙碌,该杂志终于再次成功出版。17岁时,张纯如被伊利诺伊大学录取,主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然而,她仍然对文字有着浓厚的兴趣。学校筹到钱后,她办了一本杂志,叫《特立独行》。因为真的很爱文字,大三的时候,她放弃了就业市场更好的计算机专业,转到了新闻系。在新闻系学习的两年时间里,她独立收集并撰写了大量文章,报道也很有深度,比同龄的新闻系学生都要好。大学期间,张纯如在伊利诺伊大学担任《大开眼界》和《芝加哥论坛报》的校园通讯员。有意思的一点是,张纯如报道频繁,《纽约时报》频繁刊登伊利诺伊大学的新闻,编辑只好要求她少写一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读者会以为我们的校园版是为你设计的。”张纯如曾经在《纽约时报》商业报道组实习过,在那里她学到了比课堂上更多的东西。她是在各种练习写作中长大的。21岁时,他从张纯如大学毕业,在美联社芝加哥分社实习。她表现得很好。经过几个月的实习,美联社将把她转为全职记者。然而,张纯如拒绝了美联社的采访。因为想写深度报道,她去《新闻周刊》实习了。作为一名实习生,她写了许多长篇深入的手稿。虽然她很努力的留在了《芝加哥论坛报》,但是因为她太独特了,所以没有被正式录用。由于她的个性,想在新闻业取得巨大成功的张纯如成了一名穷光蛋。当然不是没有单位要她,而是没有她喜欢的工作单位。在痛苦和挣扎中,张纯如认清了一件事:她想成为一个比记者更有自制力的作家。她向张纯如各种主流杂志投稿,寻找写作机会,但经常碰壁而气馁。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张纯如22岁时,她的导师推荐她成为《钱学森传》的作者,这也成为她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她抓住这个机会,下了很大功夫,在美国采访与钱学森有关的人,在各个博物馆、档案馆、数据库里挖掘资料.1995年,张纯如的《芝加哥论坛报》正式出版,当时她只有27岁。当张纯如写《蚕丝——钱学森传》时,他开始思考下一本书的主题。1994年,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小镇上,她看到了一个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展览,勾起了她对祖先在南京悲惨遭遇的回忆。在美国,人们对二战时期纳粹屠杀犹太人和奥斯威辛集中营耳熟能详,但对日军南京大屠杀却知之甚少。张纯如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要写南京大屠杀,让美国人、西方人和世界上更多的人看到日本人犯下的罪行。要写南京大屠杀,她必须先去南京实地调查,收集相关资料。1995年6月,在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国际著名南京大屠杀问题专家吴天伟的帮助下,与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著名南京大屠杀史专家孙取得了联系。1995年7月底,张纯如来到南京。她身材高挑,美丽而知性,留着长长的黑发,一双充满智慧的大眼睛。她的中文不好,几乎不认识汉字,但不妨碍她与人交谈的热情。孙工作太忙,不能经常陪,就请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先生和江苏省行政学院的杨先生帮忙。熟悉南京大屠杀史实,能读懂日文资料,而杨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左)、孙(中)和杨(右)正在各自工作。王卫星主要负责筛选最时髦、最有价值的史料。张纯如开始接受采访。她得到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段跃平的帮助,采访进行得很顺利。正是在南京这座火炉最热的时候,张纯如不顾酷暑,背着相机,在段跃平的陪同下,采访了唐舜山、潘等大屠杀幸存者。张纯如采访的大屠杀幸存者大多生活条件和生活水平低下。她深感震惊和悲伤。在她看来,日本政府应该对过去军国主义造成的伤害向其他国家的人民进行赔偿,甚至每月向受害者支付100美元就能改善他们的生活。张纯如是一个非常有同情心的人,爱与恨分明。每次采访结束后,她都会给幸存者一些钱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在采访完幸存者陈德贵后,她还郑重地告诉杨:等这本书写完出版了,她就去学法律,将来要代表这些幸存者打官司,争取日方的赔偿。为了支持张纯如的工作,在南京大学工作的杨夏鸣爱人,特意在南大科研楼借了一间空调房间和一台多制式电视机。当张纯如采访完回来后,便在这里播放幸存者的证言,然后由杨夏鸣将录像内容口译为英文,她便以飞快的速度将英文敲打在笔记本电脑上。在十多天的采访过程中,因为南京的酷热,加上水土不适的关系,张纯如也感冒发烧过。王卫星、杨夏鸣劝她休息几天,等病好了再工作,然而她却只是吃了一点药,休息半天,便继续去采访幸存者。张纯如非常宝贝那些采访录像资料,为了防止遗失或损坏,她决定复制一份。可是当时中国的录像机还不普及,少数人拥有的是PAL制式,而张纯如的摄像机是NTSC制式,两种制式不能相互转录,于是王卫星和杨夏鸣只能去借。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最后,他们在金陵饭店找到了需要的录像设备,可饭店人员提出只能高价租用。幸好杨夏鸣遇上了多年不见的哥们儿。那哥们儿一听张纯如一行人要干的大事,二话没说,就同意把一台崭新的还未拆封的录像机给张纯如他们使用,还一文不取。张纯如当时非常感慨,她在美国没见过这么富有人情味的事。采访幸存者这一阶段的工作结束后,便开始进入第二阶段的工作,即把王卫星整理出来的资料逐字逐句翻译成英文。这个工作量非常大。张纯如等人在南大的那间空凋房里,经常从早上8点左右一直忙到晚上11点以后,每天的工作量是15个小时以上,工作强度非常大。王卫星用中文口述资料,杨夏鸣翻译,张纯如则用笔记本电脑记录。为了抓紧时间,杨夏鸣的爱人还专门为他们做午饭和晚饭,几个人在房间里边吃边工作。张纯如非常认真、严谨,在来南京前,便在美国档案馆、图书馆、私人资料馆里收集了一部分南京大屠杀的资料,还把它们带来了南京。每天工作结束后回到宾馆,她还要将中文资料和她带来的资料进行对比,看看两者是否一致,如果有不一致的地方便标出来,次日问王卫星。因为从小接触的教育、生活环境不同,张纯如脑海里有十万个为什么。而王卫星等人总是耐心地解释。她曾问了一个问题:有那么多妇女被强奸,那有没有被强奸的妇女后来怀孕生了孩子呢?如果有的话,这些孩子现在能找到吗?这个问题倒是难倒了王卫星,因为当时掌握的资料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录,直到2000年《魏特琳日记》出版后,才第一次看到了这方面的记述。而当时的张纯如坚持一定有,还想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寻找知情的孩子。不过那时她对中国人还不太了解,妇女被强奸后还生下孩子,本就是奇耻大辱,谁还有胆量站出来公开。当张纯如了解了中国人的思维后,她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经过近一个月的高强度工作,张纯如结束了在南京的调查、采访、收集资料的工作,之后她还要去台湾,继续收集相关资料。离开时,对孙宅巍、王卫星、杨夏鸣等人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左起:徐志耕、段月萍、张纯如、杨夏鸣、孙宅巍、王卫星张纯如从南京得到了想要的帮助,同时她也带给孙宅巍、王卫星等人从事南京大屠杀史研究的人很大帮助。比如,她带来了许多在美国收集的资料,还有《魏特琳日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松井石根等南京大屠杀战犯的资料,以及不少涉及当年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拉贝的内容。回到美国后,张纯如还设法寻找了拉贝先生的后人,在她和其他人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拉贝的亲属,还发现了《拉贝日记》这一重要史料。经过长期的采访、调查、搜集资料,再到成文,1997年12月13日,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于美国出版了,一面世便引起了轰动效应。成名后的张纯如并没有放弃自己一直追求的事业,她还写了一本《华人在美国》的书,也展开了对美军菲律宾战俘事件的采访。但是,因为长期接触深度调查背后的黑暗,精神与情感上都会有重大负担,而且还得面对无数的恐吓,她患上了忧郁症,最后精神崩溃了,于2004年11月9日,在自己的车内开枪自杀了,结束了她爱憎分明、正义勇敢又富有同情心的一生。转眼间,张纯如已经走了快18年了,但她留给人类的财富是永恒的。在1995年的那个夏天,南京城里有一个美丽高挑的华裔女子,冒着炎热带着摄像机四处采访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感谢张纯如,还有支持她工作的孙宅巍、王卫星、杨夏鸣等人,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英雄不是非得拿着枪杆子上战场和敌人决一死战,还可以像张纯如那般拿起手中的笔,用最真实最有价值的文字,直插敌人的心脏。参考资料:王卫星,《为了历史不被人们遗忘——张纯如南京之行》孙宅巍,《我与英文版著者张纯如的交往》王晓映,《张纯如,从一名卓越的记者到一位非虚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