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教育 - 叶圣陶墓中的“骨灰”并不是叶老一个人 而是有一个人在揭露秘密后震惊了所有人

叶圣陶墓中的“骨灰”并不是叶老一个人 而是有一个人在揭露秘密后震惊了所有人

发布时间:2022-08-02  分类:南京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6347

那是1985年的秋天,我专程到苏州以东30里的甪直镇,看望叶圣陶和胡任教的甪直小学前江苏省吴县县委领导詹一先先生对叶圣陶先生纪念馆的建造过程记忆犹新。那一年,詹一先怀着对叶圣陶先生在吴县奋斗轨迹的敬佩四处张望,希望为叶老建一座纪念馆,而他的第一站就是甪直小学。叶圣陶和胡,让大为惊讶的是,三栋房子,女楼、四面堂、鸳鸯堂,以前都是女生宿舍,现在都被甪直小学改建成了校办印刷厂,但房子的整体结构并没有改变,依然保持着半个多世纪前的风格。一边看着,詹一先一边盘算着,把这栋房子修成“叶圣陶先生纪念馆”最合适不过了。回到县委后,他立即向上级领导汇报了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上级的肯定答复。接着,给朱写了一封信,当时《人民日报》画家。朱是人,在镇政府工作,和很熟。叶圣陶詹第一次知道朱的父亲和叶老是小学的同事,关系很密切,而朱本人和叶老的大儿子也是密友。他希望通过朱的关系,能联系到叶老和他的家人,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帮助。果然,朱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非常兴奋。她不仅双手支持纪念馆,还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亲自带詹毅去北京征求叶老本人及其家人的意见。两人到了北京后,马不停蹄地来到位于东四八条71号的叶家。当时叶老正在里屋睡觉,詹一先先把事情的始末,初衷、意义、规模以及获取相关信息的要求告诉了叶老的大儿子叶至善。朱(左)“我真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地方领导会为我父亲着想,为他做这么大的事。”叶至善非常兴奋。他代表全家向詹一先鞠了一躬,并表示将尽全力帮忙。在夫人的带领下,和朱看望了还在熟睡的叶老。轻轻推开父亲的房门想叫醒他,却被詹拦住了。望着熟睡的叶老,詹一先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这位一生致力于民族解放和白话文普及的老人,为中国新闻事业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在他91岁了,所以他真的需要休息。叶至善看起来有点抱歉:“我父亲现在睡得很多,直到下午3点左右才会醒来。如果天气好,在无风的地方坐一个小时。总之,你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詹一先表示理解。之后,詹一先欣喜地回到苏州,向有关领导汇报后,开始与甪直小学的领导协商印刷厂搬迁的事情。就这样,在各方的努力和配合下,1987年9月12日,占地1200平方米的“叶圣陶先生纪念馆”正式开工。然而,出乎詹一先意料的是,1988年2月16日,就在纪念馆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叶老在京病逝。这位充满传奇经历的文学大师结束了他94年光辉的一生。叶圣陶吴县县委连夜发来慰问电,同时加快工程建设,希望纪念馆能提前完工。一个月后,叶至善突然出现在詹一先面前。他说,父亲病危时,他非常想念鲁直,经常谈起那里的清风亭、斗鸭池、高大的银杏树和生活的农庄。由于这个原因,叶至善认为,如果他的父亲知道,让他睡在他的“第二故乡”鲁直,他会感到欣慰。“现在我老了,父亲早日下葬,我就放心了。”叶至善的表情充满了忧郁。“不用麻烦了,在陆贽镇找个场地就行了。以后有个土包给我们参观也是可以的。 ”叶圣陶很理解叶至善的心情,也很认同叶老的灵魂,不过叶老可不是一般人。显然,墓地的选择不能草率。要建什么标准和规范,必须请示领导。吴县县委表示支持将叶老安葬在鲁直。得知这个消息后,叶至善高兴地回到了北京。然而,在送走叶至善后,詹一先很担心:应该用什么标准来建造叶老的坟墓?此前,该县没有这样的先例。而且,这部分资金从哪里来?带着这两个问题,詹一先一行于4月底专程进京,询问了有关部门,得到了两个原则性的回答:“叶老的陵墓不能太华丽,但要让大家看看”。叶圣陶纪念馆,反正有了北京的答复,詹一先心里就有了些底。拿着介绍信,他们先去了人民教育出版社。听说是为了叶老。时任校长的张建儒热心资助了2万元。接着,詹一先从民进总部和全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各筹集了1万元。有了这4万元的资助,詹一先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回到鲁直后,詹一先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经过反复考察,选定了纪念馆北墙外的原农场旧址作为叶老陵的墓址。于是,他委托朱向赵朴初先生要一幅的画像。作为民进党的创始人之一,赵朴初听说是为叶老的墓碑求字,当即写下“叶圣陶先生之墓”六个大字,笔画雄浑。赵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同时,詹一先和技术人员设计了一个纪念平台,供一班学生瞻仰。墓碑对面建了一座亭子,上面刻着叶老的“不累”四个字,叶老的半身像是汉白玉做的。经过几个月的紧张施工,叶圣陶纪念馆和叶圣陶陵墓于8月全部竣工。9月中旬,叶至善和叶志成两兄弟带着一大包珍贵的生前资料专程来到陆贽镇。看到竣工的纪念馆和陵墓,兄弟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詹一先松了一口气,同意了叶至善兄弟关于纪念馆开馆日期的意见。叶老和三个孩子的合影,左起:叶志梅、叶至善、叶圣陶、叶志成。但没想到,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北京发布了《关于重申严格控制设立纪念设施的通知》。为此,苏州市领导还专门致电吴县有关部门,询问叶圣陶纪念馆的情况。詹一先如实向上级报告,但纪念馆已经建成。我该怎么办?苏州市委也很着急,专门征求了詹一先的意见。詹一先对纪念馆从规划建设到竣工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报道。最后,市领导决定定,以苏州市委的名义,向省委打报告,请求批准,并指示詹一先当场起草了报告文件,为了便于省委领导了解情况,詹一先在文后还附上了叶圣陶纪念馆的示意图。叶至善(左二)与詹一先(左一)在叶圣陶面部模型前留影等待的日子无疑是漫长的,经过一周忐忑不安的翘首企盼,詹一先终于得到了市委转达的省委意见:“省委口头同意了,也不发文件了,你们照计划进行吧。”听到这个结论,詹一先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他连忙致信北京,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叶至善,同时与他商量叶老骨灰安葬的具体日期。11月中旬,叶至善在写给詹一先的信中表示,安葬仪式尽量从简,不要惊动太多方面,开支上,希望作为家属也可以负担一部分,并且希望以父亲的名义,为甪直小学捐一笔钱。叶至善为了低调行事,詹一先报请县委同意,将“叶圣陶纪念馆”的开馆与叶老骨灰的安葬仪式,分开进行。1988年11月19日,在没有任何仪式和剪彩的情况下,叶圣陶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展厅共分为八个部分,展出叶老生前相关实物85件、照片172幅、文字资料149篇。12月6日,叶至善一行亲友怀抱着叶老的骨灰抵达苏州,詹一先等县委的同志前往火车站迎接,并将一行人安排在位于苏州东大街的吴县第二招待所,将叶老的骨灰供于临时的小灵堂。当天晚饭后,叶至善悄悄把詹一先请到小灵堂,神情沉重地提出了一个令詹一先震惊的要求。叶圣陶先生墓原来,叶至善的长子,也就是叶老的长孙叶三午,于9天前不幸病逝,年仅46岁。他希望能够让父亲最喜欢的孙子,也一起葬在墓穴里。“父亲生前最疼三午,就让他陪着他的爷爷吧。”说着,叶至善含着眼泪,从行李包里拿出了一只直径约10厘米、高约20厘米的马口铁圆罐。“我只告诉您,您别声张。”詹一先顿时明白,这圆罐里装的就是叶三午的骨灰,这突如其来的几近惊心动魄的事,让詹一先陷入了两难。可是,面对叶至善的一片孝子之心和丧子之痛,他又怎能拒绝这样一个“不情之请”?望着叶至善乞求的眼神,詹一先沉重地点了点头。叶圣陶与长孙叶三午在此后长达27年的岁月里,詹一先始终信守承诺,没有将叶至善当年的嘱托吐露半字。就连他撰写发表在1989年的《吴县文史资料》上的《叶圣陶先生情系甪直》中,对此事也只字未提。然而,詹一先却用另一种形式,纪念了那个和叶老葬在一起的人。在《叶圣陶先生情系甪直》中,他这样写道:“叶老的长孙叶三午终因身受疾患,医治无效,于1988年11月27日病逝,年仅46岁。叶老生前与三午一起生活,非常疼爱三午,叶老属马,长子至善属马,长孙三午又属马,因此叶老为之取名‘三午’。 三午的英年早逝,令全家人万分悲痛,为此将叶老的骨灰安葬仪式,推迟到了1988年12月8日举行。”亲友们在叶圣陶骨灰安葬仪式上的合影时至今日,在任何文献资料中,都没有关于叶三午安葬地的信息,就连他最亲密的堂兄弟们,在各自的回忆录中,也无半点披露。为此,笔者专门查询了资料,“叶三午”的名字,的确是叶圣陶先生取的。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叶三午被分配到一所小学教书。但是,叶三午的性格并不适合做小学教师,因此,没过多久就被下放到了密云的林场。尽管叶老有能力为孙子找一份更好工作,但老人认为自家的孩子不应该有什么特殊,况且到大山里种树,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便支持他去。叶三午和《三午的诗》然而,人生无常,谁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会先到。一次,叶三午在林场干活时,不慎从山坡上摔下来,诱发了强直性脊柱炎。此后,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身体每况愈下,腰背也越来越弯曲,最后竟至丧失了劳动能力,无奈之下,只得回到北京养病。有人说,上天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命运剥夺了叶三午的健康,却给了他文学、艺术上的天赋。病榻上的叶三午有了大量的时间读书,他不仅自己读,还绘声绘色地讲给家人和朋友们听,很快,他的小房间渐渐吸引了许多爱好读书的朋友。叶三午的堂弟叶兆言在那些知识极度匮乏的岁月里,他们在叶三午的房间里,发现了一片文学艺术的绿洲。叶三午的堂弟叶兆言曾在文章中写道:“在漫长而寂寥的养病生涯中,叶三午写下了近百首诗歌。他有诗人敏锐的感觉,在那个知识和思想匮乏的年代,病残在身的三午又得比常人多经受一层心灵磨难。他的诗歌抒发了这种深深的苦闷。”叶三午是患中毒性痢疾突然去世的,从发病到咽气,还不到24个小时。有时候,生命就是这般脆弱,徒留活着的人为之唏嘘叹惋,可再多与光同尘的叹息,也抵不过死后的空茫。叶三午的堂弟叶兆言叶三午去世的前几天,朋友送给他一盘福瑞的《安魂曲》。他喜欢极了,那些日子,比起写作,他更愿意将自己沉浸在音乐里。他曾对妻子戏言,如果他死了,就用这首《安魂曲》代替哀乐,谁知这话竟一语成谶。叶三午死后,朋友们真的如他所愿,在《安魂曲》悠扬的乐声中,送了他最后一程。他像生前一样苦着脸,坐在花丛中,朋友们一一走上前,将手中的康乃馨放在他的身上,这是他生前最喜欢的花。1988年12月8日,连同县委领导、叶家亲友及当地教师、学生在内的二百余人,出席南京新闻了叶老的骨灰安葬仪式。叶圣陶詹一先偷偷将叶三午的骨灰放到了叶老的墓室中,而这一举动,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安葬仪式上,叶至善代表全家人,对吴县政府为父亲建造纪念馆与陵墓表示了由衷的谢意,并将叶老的1万元稿费捐赠给甪直小学,用于购买图书。“这么多年过去了……”已过杖朝之年的詹老眯起眼,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他曾对记者说:“我反复思考,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总比烂在我肚子里要好。”后来,这件事终于大白于天下,当年参加安葬仪式的许多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无不瞠目结舌,祭拜了27年的叶圣陶墓,竟然不知墓中除了叶老,还有另一个人的骨灰。叶圣陶先生墓尽管如此,大家仍是很欣慰,也表示了理解,如果当年将事情说出来,恐怕就办不成了。如今,叶老和他最疼爱的孙子叶三午永远地长眠在一起了,如果叶老泉下有知,也是一种慰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