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科技 -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江苏少女遭侵犯后被害 24年后靠指纹破案 三个男人作案一人活着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江苏少女遭侵犯后被害 24年后靠指纹破案 三个男人作案一人活着

发布时间:2022-08-13  分类:南京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8023

每个人都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却不知自己的人生路能够走多久,或许是一个意外,一场重疾,一个偶然却又巧合的遭遇,让自己的人生戛然而止,遗憾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本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工作顺心的她有着美好的未来,却不想因为几个怀有歹心的恶徒,一朵美丽的花朵香消玉坠,也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此破裂。少女下班路上失踪这个受害者叫徐婷,家住江苏丹阳市的大泊镇,长相甜美的她是附近一家化工厂的质检员,她的工作是三班倒,虽然每个月上下班时间不一样,但老实本分的她每天都是按部就班,到了下班点就按时回家,从来没让父母操过心。徐婷1996年7月30日,当天徐婷是上白班,上午她与父亲告别后就上班去了,徐婷家距离化工厂只有六里多路,骑自行车再慢十几分钟也到了。她下午是七点下班,一般过个十几分钟就到家了,如果晚上有活动的话,徐婷都会早早知会父母,不过当天有些奇怪,都到了晚上八点了,大门还没传来熟悉的敲门声。父亲徐永民实在等不及了,让妻子在家等着,自己一路寻找女儿,到了化工厂一打听,徐婷早就下班了,听到这个消息徐永民心里愈发沉重,赶紧回家看看女儿回没回家,但此时徐婷仍没有回家,老两口向左邻右舍需求帮助,不一会集结了几十人,大家在黑夜里寻找徐婷。数小时过去了,仍没有任何消息,此时已经半夜了,徐永民夫妇让大家回家休息,他们也回到家,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盼来晨光的到来,老两口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当时并没有监控系统,警方寻找徐婷的下落也是要靠两条腿和一张嘴。他们沿着徐婷上下班路线一路打听寻找徐婷的下落,一边走访询问徐婷近期的情况。看看她有没有感情问题,从而引发的和人出走、私奔或其他事情。不过经过寻访,与男友感情很好的徐婷被排除了这些可能。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徐婷在回家路上有没有遇到歹徒,遭到劫持或其他意外,毕竟当时人口拐卖还是很猖狂的。但沿途并没有发现异样的情况,警方只能四处撒网式寻访,看有没有目击者或找到其他线索,但忙活几天失踪的徐婷还是没有消息。到了徐婷失踪的第十天,案情终于有了转机,因为徐婷找到了,确切地说是徐婷的尸体。庄稼地里的意外发现8月8日上午,附近一个村民去自家地里干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躺在庄稼地里,他走进一看,那人已经死去,尸体都开始腐烂。见到此景村民吓得不轻,联想到最近有警察探寻失踪女孩的事情,跌跌撞撞跑到派出所汇报这个情况。很快刑警、法医先后赶到。由于夏季炎热,死者去世多日,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无法辨识其面目,不过从衣南京资讯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警方通知徐永民来现场辨认尸体。徐永民妻子刚见到尸体,就立马昏了过去,徐永民强忍悲痛,被人扶着辨认尸体,从死者的身形、衣着以及附近发现的一辆自行车,徐永民可以确定,这就是他失踪多日的女儿徐婷。经过法医鉴定,徐婷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也就是被人活活掐死的,死者佩戴的金耳环、手表等贵重物品和钱款都被搜刮一空,生前也遭到侵犯,另外在现场还发现一个被拉断的珍珠项链。从现场的迹象看,徐婷生前经过了抗争,而案发地并不是徐婷上下班必经之地,而是被人挟持于此的,可以推断,凶犯应为二至三人。而且案发地距离附近村庄很近,如果徐婷有机会连续大声呼喊,极有可能被周围村民发觉,以此推断,凶犯并不是熟悉周围地形的附近村民。但大泊镇工厂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很多,那就意味着要排除的范围很大,好在那辆被转移到附近的自行车上,警方发现了四枚清晰的指纹。警方以此为侦破口,排查比对所有来大泊镇的外来务工人员,以及周围村民来走亲访友的外地亲属。即使这样地毯式的排查对比,仍没有找到凶犯。徐婷不过在排查过程中发现了两个有价值的线索。一个是当地一个孙明的人,早些追求过孙婷失败,而在孙婷失踪后,他也下落不明,更让人生疑的是,他失踪前一直穿着长袖衣,这可是在大夏天,这个行为非常可疑,似乎在遮掩什么。另一个是五名湖北籍的外来务工人员,也是在徐婷失踪后离职离开此地。那凶手到底是不是他们呢?凶犯是谁?警方顺着这两条线索追查,先是在湖北利川找到那五位突然离开丹阳的湖北打工者,不过经过调查,他们的嫌疑被排除了。而那个下落不明的孙明,却一直没有消息,甚至后来他的爷爷奶奶先后去世,他也没有出现。当地人都传闻他就是凶手,犯案后被同伙杀人灭口了。由于孙明一直没有消息,警方也只能放弃了。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案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而新案件的发生,警方只能暂时将徐婷遇害案件先放下,待新线索的出现。而有着丧女之痛的徐永民夫妇一直期盼着案件的侦破,这一盼就是二十多年。当这对老夫妇都不抱希望的时候,却不知丹阳公安虽然换了一茬又一茬的人员,但从没有放弃追踪这起陈年老案,随着刑侦技术的提升和数据库的完备,到了2020年,这个案件终于有了转机。当年年初,丹阳警方命案积案攻坚小组在整理这件旧案的资料时,发现数据库有一枚指纹,与当年徐婷自行车上发现的指纹对比成功,而这个指纹属于一个在服刑犯人——高某亮。高某亮,安徽颍上人,2003至2005年他与哥哥高某院,在此期间犯下多起强奸案件。两人伏法后,高某院执行死刑,被判死缓的高某亮,在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后,改减为无期徒刑,此时他已经在安徽合肥的蜀山监狱服刑十几年了。确定高某亮的信息后,丹阳警方在5月29日赶赴安徽合肥,与蜀山监狱狱方办理手续后,将高某亮带回丹阳接受调查。虽然一路上高某亮一言不发,但他得知这些警察来自丹阳后,就知道24年前的那个杀人案瞒不住了。后来他看到那个指纹对比结果后,低头沉默一会,就将当年的犯罪经过托盘而出。当年与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