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房产 - 南京四岁萌娃骑摩托车赛赛道 梦想成为职业赛车手 登上国际舞台

南京四岁萌娃骑摩托车赛赛道 梦想成为职业赛车手 登上国际舞台

发布时间:2022-05-23  分类:南京房产  作者:admin  浏览:1051

据扬子晚报报道,近日,在南京的一条练习跑道上,一个小小的身影随着摩托车的轰鸣声左右控制着重心,护膝通过曲线紧贴地面。这个穿着全身赛车服的小车手今年才四岁半,迷你赛车的轮子还没有他的头盔大。萌萌的身影与赛场上飞奔的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扬子晚报讯记者了解到,男孩名叫夏伯恩,两岁开始接触摩托车。他的父亲是一个重度“发烧友”,带他在全国范围内骑行。他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每天在赛马场“泡”长大。夏伯恩成了全国最小的“车迷”之一。他不仅对摩托车了如指掌,而且还知道知名的国际赛车手。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赛车手,进入国际赛场。爸爸是摩托车爱好者。他两岁开始接触摩托车。“赛车可以说是我年少时的一个梦想,可惜没有实现。他现在迷上了,我想既然他感兴趣,我就给他提条件。”夏伯恩的父亲费霞告诉记者,他对摩托车有“高烧”,但小时候没有条件。当他更好地了解这项运动时,他已经太老了,无法继续职业发展。“现在,我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发烧友’。参加一些国内的半娱乐赛事,比如亚运会或者欧锦赛,就算我再努力也是遥不可及的。”起初,费霞没有决定让夏伯恩练习驾驶,因为他经常带他进行长途摩托车旅行,并发现他真的喜欢摩托车。“当时我就想,如果他喜欢,我一定会培养他。他是否真的能成为职业选手,取决于他自己。”费霞从他儿子两岁开始就和他一起骑马。夏伯恩跟着父亲的摩托车。费霞骑着一辆哈雷摩托车,带着他穿越了一万多公里的青海和海南。“比如我去青海,一趟八千公里,大概十天,因为哈雷的滑翔机很大,后座很舒服。如果孩子困了,后座上有一个架子,他可以非常安全地睡在里面。”费霞回忆说,带着这么小的孩子,他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困难,因为孩子特别听话,无忧无虑。“我们也不习惯他,包括他妈,跟我想法一样,让我带他出去,我们也很放心。”费霞说。夏伯恩生活照每周练习开车三四次,为夏季比赛做准备。一开始,费霞带着夏伯恩在青奥村附近的封闭场地练车,慢慢练就了八字桩绕弯等技术。“那时候我把视频发到短视频平台上,得到了一些关注。”费霞说,后来他开始带他的孩子离开赛道,最近在江宁的一个赛道上训练。Shabourne经常和成年人一起跑步,在1.3公里的赛道上,圈速1分16秒。沙博恩练习御术。现在沙伯恩每周有三四天“泡”在赛马场上。除了幼儿园,他基本上一直在训练。“我不打算让他参加任何培训班,我想给他一个有回忆的童年。我觉得摩托车在素质训练方面也是很全面的。我们和他的班主任聊过,孩子还是挺坚韧勇敢的,都是在这个过程中锻炼出来的。”今年夏天,夏伯恩将在赛场上真正检验自己的水平。费霞打算带他去广东参加一些儿童比赛。“国内肯定有一些小赛车手比他强,但在他这个年龄段,据我所知,在国内能达到这样的圈速应该是数一数二的。”费霞很自豪地说,没有经过训练或者跑过赛道的成年人,在赛道上一般跑不到夏伯恩那么快,因为过弯之类的需要很多技巧,不仅仅是直线跑快。经过专业的赛车手训练,我从不厌倦费霞的介绍。在中国这么小就开始练习已经很超前了,但其实在这项竞技运动非常发达的欧洲,比如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三四岁就开始练习已经很正常了。 “在国外,这项运动已经很成熟了,对孩子的培养从一开始就是很科学的。从车辆到教学理念,像罗西、马奎斯这样的世界知名球员,都是在三四岁的时候开始启蒙的。”费霞说。费霞介绍,摩托车运动在中国发展时间短,赛事不多。另外有些城市禁止摩托车上路,所以发展有一定的局限性。很重要的一点是,大多数专业的摩托车设备和车辆都是从国外进口的。“这辆车是我儿子花两万多买的。是意大利某个人买的专业儿童团体赛事用车。如果想要更好的带护具的赛车服,也要从国外做。”费霞说,专业儿童赛车和休闲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操控性、稳定性等很多方面都要强很多。“我定制的车是二冲程赛车,排量50cc。虽然很小,但最高时速可以跑到90km/h左右”“摩托车比赛看起来比其他运动风险更大,但安全考虑更多。”费霞介绍,科学训练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首先从基础器材上保证安全,然后找专业教练。每个动作一定要精准,最大程度避免孩子受伤。目前,夏伯恩跟随父亲的朋友参加国内比赛的南京旅游赛车手培训。他爸爸基本不干预教学,只做一些基础工作。费霞帮助他的儿子整理比赛服装。除了考验驾驶员对车辆的操控和对路线的理解,体能锻炼也必不可少。“赛车手需要核心和腿部的力量。骑车其实不是靠手。正常骑行时,上半身很放松,车辆主要由核心力量控制。”费霞说,他的儿子经常在练习时摔倒,他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他会自己扶起来继续骑。“去年夏天那么热,练习完把衣服全脱了很正常。练任何一项运动都是很辛苦的,更多的是靠父母的引导,让他有乐趣和成就感,让他能坚持下来。”其实赛车的危险系数并不大。走职业道路,挑战很大。费霞说,他的儿子应该被认为是一个赛马场,只要他有时间,他就在赛马场度过他的大部分时间。“赛马场里有俱乐部,经常拆摩托车或者修摩托车。他会去看他们,机械结构能认出很多。对油门的控制和对车辆的简单理解,在他这个年龄是非常难得的,甚至超过了一些成年新手。”目前一些国际赛事基本都是Shabourne关注,顶级车手都能说出名字。他最喜欢的球员是马奎斯,一个天才球员。因为经常站在领奖台上,他也觉得自己很帅,所以被当成自己的偶像。孩子这么小就开始练习赛车,夏飞发视频下的一些网友表示不理解和担忧。“我基本上不会理会这些,其他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对于我来说,我对这样一项运动有着充分的认可。知,我知道它的风险来自哪,我觉得专业的训练可以将其降到最低,目前我看过最重的伤就是扭伤,完全可以接受。”夏飞说,有人觉得赛道危险,其实是误解,对于专业车手来说,风险比骑在马路上还要小,首先装备护具可以降低危险,其次赛道周围都是草地缓冲设施,另外车手都会学习摔车时如何主动保护自己。“正常来说,100码左右的速度摔车虽然不能说零风险,但基本上问题不大。”夏飞说,因为自己平时骑车一向专业安全,孩子的爷爷奶奶对他也很放心,家里人都很支持。夏伯恩生活照“让孩子走专业线路只是一个想法,刚刚迈出第一步。这个想法能不能实现,因素太多,现在就想让他全力练习,如果不行就当做爱好了。”夏飞坦言,一个中国孩子要参加殿堂级的摩托车比赛,其实比上清华北大还要难。“不光是水平问题,还有很多因素,比如环境、资金等。”他告诉记者,学摩托让孩子收获很多,就当在这个过程中锻炼孩子的意志品质。记者:刘浏